第9章 偷袭摸哨(三)

    第9章 偷袭摸哨(三) (第3/3页)

    胡大伟点头表示明白,背着装满各种炸药和地雷的战术背包,匆匆地离去。

    武文涛左手招了两招,林青松腾地从附近的一堆木箱后面闪身出来,步履轻捷地跑过来,瞅了瞅地面上的横倒竖歪的四具敌兵的尸身,有一具还在微微抽缩着双脚,他当下不禁眉头紧皱,这时,武文涛哺的一枪打在这具尸体的心口部位,这具尸体立马不再抽搐了,他心脏不由得咚的跳了一下,转过头,眼巴巴看着杀敌人比叠军被还要顺手的武文涛。

    此刻,忽然一阵清凉的山风吹过军营,一股混杂着火药味的血腥气随风飘进林青松鼻孔,只不过他现在闻到这种恶心气味,竟然没有刚才杀完敌哨兵后的那种呕吐晕血的感觉,他似乎已经适应了战场的血腥氛围。

    兀自愣神间,他的耳机里猛不丁传来武文涛的咳的一下轻咳声,意思是你小子还愣着干什么?还不赶紧动手把尸体拖走。

    钢牙一咬,他粗眉皱了皱,俯低身子,抱起一具尸体,扛到右肩膀上,扛好后又用左手抓住另一具尸体的一只脚的脚腕,肩膀上扛一具,手上拖一具,幽灵党的士兵大都来自当地的山民,普遍身材瘦小,而他又偏巧体壮力强,故而不怎么费劲就将两具尸体转移到附近的一堆木箱后面掩藏起来。

    他心里有些疑惑不解,为何邓副连长、杨连长,徐帮成还有李平他们这些人,手刃起敌人来,竟然像秋风扫落叶一样冷酷狠残,像杀鸡宰羊一般稀松平常?而自己平日苦练杀敌本领时那么争强好胜,可真正上阵杀敌时却有些腿脚发软,全然没有平时训练时那种猛劲头儿,总是觉得敌人也是活生生的人,跟自己前世无怨今生无仇,杀死他们委实有些于心不忍。

    武文涛左右两边肋下各挟着一具敌尸,脚步依旧轻盈迅捷,不打丝毫折扣,跟挟着两个大布娃娃似的,毫不费力就将两具尸身转移到旁边的一堆汽车废铁后面。

    迅速隐藏起四具敌尸后,武文涛伸左手冲林青松打了打手势,林青松点头表示会意,当即从左侧潜行,借助营房暗影和杂物为隐蔽,武文涛自己走右侧,他们两个继续向军营深处渗透,寻索关押方博士的具体位置,并且伺机清除敌军巡逻哨兵,尽可能多杀伤点敌军的有生力量。

    本文为书海()首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