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章 偷袭摸哨(三)

    第9章 偷袭摸哨(三) (第2/3页)

了,索性把右手的枪背在右腰后侧,迎面走向那小队巡逻哨。

    巡逻队的哨兵们有的不住地打呵欠,有的伸手搓揉着眼皮,有的嘴里嘟嘟囔,好像在咒骂着当官的坏话。

    走在头里的瘦矮个子哨兵眼睛还算尖利,光线虽然晦暗,但他一眼就看出迎头走来的这个人无论体态还是装束,都迥异于他们幽灵党的士兵,明显不像是自己人。

    他心中一起疑心,精神陡然大振,开口喝问对方口令,右手反过去摸右肩后侧的AK-47冲锋枪。

    狭路相逢勇者胜,先下手为强。

    胡大伟忽地向前甩出右手臂,哺的一枪打去,算是在回答对方的口令。

    瘦高个哨兵闷哼一声,胸前爆出一蓬粘稠液物,扑腾一下扑倒下去,四肢一阵抽搐。

    胡大伟与敌军哨兵们相距仅两三米远,出手又迅如风雷,打了对方一个措手不及。

    另外三名哨兵见对方猝然出手,一枪撂倒同伴,立时知道大事不妙,有敌人来袭,一个个王八蛋在慌促间想要伸右手去摸肩膀后面的枪。

    胡大伟怎么可能给他们反击或鸣枪示警的机会,迅疾将身子朝左后方倒下去,右手出枪,用子弹来嘲弄他们相对迟钝的大脑反应速度和笨拙的手脚。

    又一个哨兵的脖颈被子弹贯了个对穿,五四手枪的子弹的弹道惯性冲力奇强无比,愣是将他掀了个四脚朝天,随即在血泊中剧烈搐缩着他那瘦不拉叽的身躯。

    与此同时,剩余的两名哨兵摇晃着身体,甩舞着胳膊手臂,纷纷扑倒下去,一动不动了。

    胡大伟翻起上身,诧异地看了看跟前不远处俯躺的那两具敌尸,看见两具敌尸的背心都在冒着稀溜溜液物,他又瞅瞅他右手上的五四手枪,很纳闷,奇怪,刚才我侧身后倒出枪射击,明明只开了一枪,打死了第二名敌人,第三名第四名敌人竟然奇迹般的背后中枪死了。

    他正感纳闷,突然间,左前方一栋营房的墙角后闪出一条纤巧瘦削的人影,他条件反射地把枪口指向来人,来人双手往起一举,小声地喊道:“别开枪,是我。”

    他弹起身来,定睛细瞧,来人竟然是武文涛,武文涛命令他:”你赶快争分夺秒安放炸药,这里的事就不用管了,我来收拾。”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