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 来前故事播放版

    第十七章 来前故事播放版 (第2/3页)

哭不出来,不是她不感动也不是心硬,而是她在消化这些真相,因为疑点很多啊。

    “贺叔我有些问题,需要你们给我解答下:

    第一,父亲掌握的北疆与朝廷中人的勾结是单纯的北疆打大烨疆土或好处的消息吗?第二,北疆或与之勾结的朝廷中人有消息牵扯到大伯所以大伯才被杀还是大伯根本没有死,又或是其他?第三,大伯发生了什么事情?第四,北疆和二皇子有没有关系?第五,爹爹没有怀疑我们自己人有内鬼吗?第六,这个线索现在在哪?都有谁知道?第七,这些事情与我外公家有无关系?”

    林染又发挥了她前世设计营销方案或人资方案的反向推断,加之确实漏洞多多。同时,在她问出自己疑惑时,她在观察所有人的表情,仅仅只有最后一个问题时,全嬷嬷表情有轻微调整。

    她没有问父亲最后送他们应该是重新调整路线的,因为一定有内鬼,原因是她很清楚五条线都有人追杀,那三路只有一人回来还少了一只胳膊。

    这是前几天贺清交代的事情中的一件,林染安排给那些付出生命的人重金安置其家属,建衣冠冢。

    而贺清和白侍卫却在林染问出一个一个问题时表现出惊异,半晌未言语。最后,还是贺清道:

    “姑娘不愧是大人的女儿,大人交代属下的事情属下都知晓,未交代的属下也全然不清楚。

    大人掌握的北疆勾结朝廷中人,其目的一定是觊觎大烨疆土的,但这并不是主要目的。他们一直一起在寻找什么,当年线索落到大人的大哥所上的学院附近,时间与地点都离得很近。

    开始大人查到些线索以为只是北疆看重的东西,朝廷中人是为了巩固双方的关系才一起寻找的,但是后来江南那边消息的指向是除了共同,私下双方都还另派人在寻找。

    大人至今不相信其大哥真的离世,这东西除非找到,否则以目前大人掌握的线索应该还没有接触到真相。

    现在大人与圣上还未确定这朝廷中人是哪一拨,他们很谨慎,最初都是江湖人士在跑腿,是大人在外老爷的帮助下寻到些蛛丝马迹,后来上京考学时在大老爷那里证实的。

    这期间据大人说很是曲折。因为二皇子这次的行径想要借刀杀人,所以北疆和二皇子应该没有关系。大人怀疑有内鬼却没有来得及找寻并处置,所以改掉的路程只有我知晓,全部由我统筹安排出发。

    关于矿脉的线索属下并不知道,属下想应该是大人为了两位小主子的安全着想,不想再让那个线索出现在世人面前了。大人很敬重外老爷,但外老爷离去多年,应该是跟那边无甚关联的。”

    林染点点头,低头沉思着吸收这些消息,她有感觉内鬼就在身边,很强烈的感觉。

    但是,她排除了全嬷嬷,不仅是因为最后一个问题时全嬷嬷的在意,还因为感觉她不是,全嬷嬷应该忠心的是娘亲和外公。

    面前这俩人她不想怀疑,但是她觉得有一个是,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